春天的仪式感
作者:常盼洁日期:2021-04-11字号:[ ]
  4月10日,星期六,咸阳湖的郁金香开了。

  小伙伴们携亲伴友去游咸阳湖的照片刷爆了我的朋友圈。
  大家的文案写满了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花开富贵”、“春天来啦,美好的事都将如期而至”、“收录春天的美好”,美景配美人,自是美不胜收。
  回想毕业刚参加工作那时,小伙伴发朋友圈感慨:从此故乡只有冬夏,再无春秋。对于当年的我而言,年少无知根本没将这个当回事。但是现在,作为一个在施工一线过足7个年头的我想说:不,夏也没了。对于花粉过敏的我而言,春天对我并不友好。到春天,花粉引发过敏性鼻炎,碎红的疹子在我脸上从下颚一直蔓延连到耳下,墨镜、口罩是出门必备。参加工作以来第一个春天在贵州六枝项目度过,漫山遍野的绿让人心醉。上班第一天家里打电话过来询问“怎么样,有没有过敏?”“我来花期都过了,一朵花都没有”“那就好”。
  自打来到新疆准东项目上班后,这种困扰彻底没了。准东的春天不像咸阳的春热情而浓烈,用来形容春天的美好词汇草长莺飞、花红柳绿更是完全不沾边,准东的春要去细细找寻,它藏在消融的积雪里,藏在被积雪覆盖了一整个冬天的梭梭草和骆驼刺下,稀疏散落。
  无限苍凉挡不住电建人热爱生活的脚步,进入新疆北三项目部办公区,你会发现,准东北三的春在项目部各科室的办公桌上已完美盛放,绿萝是最常见的植物。
  苗书记宿舍的栀子花开了,淡雅素净,自带芬芳,他将照片发给大家观赏。
  我也有一盆栀子花,和书记的是同一批采购的,当我看到他的花都开了,而我的还萎靡不振,每天在生死线挣扎时,开玩笑的说“书记,您不会是给自己挑了一盆最好的吧,项目部10几盆可就开了您这一盆呀”“我就随机搬的呀”,王庆云师傅来我办公室查看过后哭笑不得:“鱼是撑死的,花是浇死的,你把它泡水里还不把它气死”,听了这话我可是不服气“我这是在网上专门学习查的,说是缺水我就把它泡进去了,我现在就等它开花后我就可以发朋友圈了,我连发的文案都想好了”。想想我这几年养花经历总结为九个字那就是:种类不少,成活率极低。
  春天的仪式感来源于与春的合影,翻遍相册,找到了为数不多的一张。2020年3月16日,“咸阳-北三”点对点进疆的前一天,受疫情影响反倒让我看到了咸阳的春。   
  感谢热爱生活的小伙伴,感谢分享生活的你们,让我在这里也在感受快乐。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