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印象
来源:电气专业公司作者:张 文日期:2020-12-18字号:[ ]

  从2018年第一次来新疆之后,就一直想谈一点自己关于新疆的认识,但由于各种原因总是没能静下心来,一直未能完成夙愿,直至两个月前我再一次踏上这片蕃土,让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说是新疆印象,其实有点牵强,因为我还没有去用脚印丈量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没去感受过巴音布鲁克小镇的静逸与闲适;没去探索过喀纳斯湖的奥妙跟神秘;也没去体会过可可托海的温情和浪漫。所到之地可以算得上是冰山一角,有的可能更多的印象是远离城市的喧嚣;是车辆行进间窗外或卧或行的骆驼、云骨朵似的羊群;坟冢一般延绵起伏的沙丘以及随着微风抖动的骆驼刺。虽然这些都不比霓虹闪烁的闹市,但却是组成新疆印象不可缺少的精神元素。
  晚九时许,列车抵达乌市,虽然之前也到过这里,但当我再次迈下火车与这片土地亲密接触的一刹那,我的心灵还是被触动到了。与其他大都市的斑离繁华相比,这里略显逊色,但却足够温和平实,相信仔细品读过这里的人,神秘的新疆都回赠他一份独特的记忆。距目的地盐湖还有一段距离,我约好了车,拖着行李箱漫步在大街上,受疫情影响,街上没有太多的人,两旁的商铺都做了防疫措施。我走上横穿马路的天桥,看着桥下川流不息的车辆,感受着这片土地带给我心理的慰藉,习习的晚风夹杂着丝丝冰凉,好在还算温柔,恰似恋人在耳边呢喃;又好似个魔咒,萦绕在你心头,这里的夜晚总是姗姗来迟,好似参加晚宴的贵妇,慵懒而不失典雅。车辆从达坂城驶出,两旁的城市与村庄渐渐被甩向身后,只有那岗哨和警务站屹立在空旷的天地间。

  

  说来也是巧合,这次二进新疆,我身上带着湘江大地特有的暑气,让我在如此短促的时间内感受到了南北文化和地域的差异,拥挤热闹和广袤清凉猛烈碰撞,这让我异常感动,更加深了我对新疆的印象。其实以前只觉得新疆很大很荒,但是当我真正去了解它的时候,我越来越喜欢这个地方,进而更想去求知我不知道的东西,甚至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所了解的知识非常的匮乏,匮乏到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去形容它。
  这里的一情一景,一沙一石,都会让你情不自禁的产生遐想,站在穿越沙海的公路边上,看着眼前一团团风滚草,西伯利亚的风吹来,草随风动,我跟草动,想象自己是一位牧羊人,赶着我的羊群;又好像一位将军,号令着我的士兵;我随手捡起一根木棍,在辽阔的沙丘上奋力涂画,尽情挥洒,抛开烦恼,放空自己,顿感坦坦荡荡,豁然开朗。正如苏轼《赤壁赋》所言“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物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

  

  其实人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年龄对同一个地方、同一种事物的印象是不同的,就好像有时候我们会在一瞬间因为一个人而喜欢上某一座城市,又好像因为一小段零星的片段而阅览了整部书籍,我对新疆的印象亦是如此。我生长在西北的边陲小镇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人们沐浴了改革开放的春风,掀起了进疆打工的浪潮,但由于长期固有的保守思想,多数务工经历较为坎坷,因此对新疆的评价也是褒贬不一,最初对新疆的印象是赴疆归来的父辈们茶余饭后的零碎片段;后来大街小巷播放着刀郎的《2020年的第一场雪》,从喜欢这首歌去了解这个人,了解他生活的地方,到后来上学,从书中了解新疆的历史,感受这三千年大漠风沙,五千年西域情深的豪迈情怀。有人说这里太荒凉,我更想说这里是如诗如梦的地方,从古至今的文人墨客都喜欢在这片土地上来表达自己对万物的畅想、对情感的倾诉,这片土地是高适的《燕歌行》、岑参的《寄韩樽》、是韩天航笔下的《母亲和我们》、王蒙心里的《你好,新疆》、也是人们传唱已久的《达坂城的姑娘》。在《印象中国》中有这样一段对新疆的解说词:人们印象中一个美丽而遥远的地方,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地域,千百年来,来自各方的多彩文化沿着丝绸之路汇聚在这里,生长、交替、融合,之后又被传播到更远的地方,博大丰沃的地理环境,斑驳多姿的文化传统,多样的生活方式,多元的民族宗教,沉淀在这片古老的热土上。其实这就是我对新疆的印象里最为释怀的地方,作为一名祖国电力基础建设的参与者,我感触颇深,我们将来自全国各地的组件、消材、设备运输到这里,然后开吊、浇筑、焊接、装机调试再到整套运行,将所发电能通过输电线路传送到全国各地。就是这片看似贫瘠广袤的土地,承载着国家“西电东送”、“疆电外送”工程的重点基础建设,它以自己得天独厚的优质资源无限输出,不管是从古丝绸之路的交流融合与传播还是今天能源建设的输电工程,始终都给予人们最好的馈赠。
  从1952年毛主席号召第一批驻疆官兵“放下战斗武器,拿起生产武器”开始,到后来十万大军“化剑为犁”,再后来全国知识青年援疆建疆。一批批,一代代的有志之士肩负重任,怀揣梦想,奉献青春,为新疆建设事业贡献力量,也给予每一位参与祖国建设事业的人们施展的舞台,更是印证了习近平总书记新时代“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的责任与担当。
  雪淞落于草间沙隙,是新疆冬日清晨特有的味道。瀑布般地浓雾将周围散落的机组笼罩在一起,若隐若现,只有那一根根屹立的烟囱,致敬每一位平凡的劳动者。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